呼声:“石西瓜”特大冤案背后老人的血泪控诉

“石西瓜”特大冤案背后老人的血泪控诉

法制网讯 记者丁国锋 见习记者马超 通讯员田耘东
12月20日,曾引起社会广泛关注的“石头西瓜”假种子案有了处理结果,江苏省连云港市连云区人民法院一审以销售伪劣种子罪判处销售假种子的安徽合肥益群种子有限责任公司董事长吴淝滨有期徒刑九年,并处罚金二万元;判处公司总经理王义凤有期徒刑
三年,缓刑四年,并处罚金三千元;判处该公司罚金三万元。

尊敬的各位领导:你们好!

2011年6月,连云港东辛农场等地数十户瓜农购买了由安徽合肥益群种子有限责任公司生产、销售的“早佳8424”西瓜种子进行种植。然而到了收获季节,“早佳8424”却结出了硬如石头的畸形西瓜。经专家鉴定,该公司制售的“早佳8424”
西瓜种子为假种子。司法机关立即介入调查,“石头西瓜”事件背后的假种子案随之浮出水面。

为了维护党在百姓心中的形象、维护司法公正,我现在决定将造成“石头西瓜”特大冤案的内幕向伸张正义的人们公开!

经审理查明,2010年11月,被告人吴淝滨、王义凤将被告单位安徽合肥益群种子有限责任公司生产的94.9公斤“益群一号”西瓜种子冒充“早佳8424”西瓜种子销往江苏南京林发种子有限公司,后林发公司又将该种子分别销往连云港苏垦农友有限公司、灌南县莱茵产业协会、东辛农场等地种植,造成70余户瓜农的1314.2亩西瓜可得利益损失657.1万元。

我是一位 75 岁的老人,本该享受幸福的晚年。 2004 年 5
月我儿子因鉴定种子质量回来途中发生车祸去世;可怜他为了“益群”品牌,为了种子质量,英年早逝。老伴因此脑出血全身瘫痪至今……

可是,祸不单行,我大女儿王义凤常年在家照顾重病在床的父亲,却蒙冤被关入大牢,以至一头乌发变为白发,且身心遭受严重摧残,……;大女婿吴淝滨现蒙冤被重判九年关在大牢,他有严重的癫痫,是残疾人,
2012 年 5 月在连云港看守所感染重病差点死去……

我小女儿夫妇在姐姐、姐夫同时蒙冤入狱的情况下,被迫放弃家庭和工作上所有事务,长住连云港,主动配合公安机关调查案情,四处奔波,甚至一度生活陷入窘迫的境地……;万般无赖我不得不放下全身严重萎缩,甚至连吃饭都需用机械磨碎,再用针管鼻饲慢慢喂下的病危老伴,步履维艰、走投无路,甚至不顾耄耋之年向公安机关下跪,恳求他们如实调查事实真相,收集、固定相关证据,准确界定责任,抓住真正的罪犯,并根据《种子法》规定对“益群一号”种子质量进行鉴定。

我老伴在 1990 年
创立了具有出口资质的合肥益群种子企业至今已二十多年。公司一直秉承信誉,以质量为生命,公司生产的几十个西瓜品种销往国内外很多国家和地区,从未出现过任何质量问题。我老伴在种子界有很高的声誉,公司是安徽省种子协会理事单位和合肥市种子商会副会长单位。多次被省、市农委、工商局、消协、种子管理部门评为《诚信种子企业》、《信誉好企业》、《光彩之星》、《种子经营放心店》、《消费者信得过单位》等,受到农民朋友的普遍赞誉。吴淝滨接任公司董事长后更加继承发扬,在合肥市
200 多家种子企业中被评选为合肥种子商会常务副会长,其本人有良好的口碑,在
行业起到了表率的作用。公司享有非常高的知名度和优良的信誉,为合肥种子行业的健康发展作出了较大的贡献。

2010 年 11 月南京
林发种子公司从合肥益群种子公司购买了“益群一号”散装西瓜种后上了自己的包装卖给连云港苏垦农友育苗公司,苏垦农友又将种子育苗后卖给了农户,后来出现了“石头西瓜”,2011
年 6 月江苏媒体做了大量的报道。种子在 2011 年 3
月育苗场就发现不对了,但直至长出石头西瓜
并经媒体大量报道后合肥种子管理部门(此前从未收到过对益群公司产品质量的任何投诉)才知道此事并进行调查,吴淝滨也才知道买出的“益群一号”散籽受到了牵连(到目前为止公司仍然没有一家客户来反映任何一样品种有任何质量问题)。吴淝滨立即放下基地工作(当时公司有近百亩基地,正值西瓜坐果后期,一旦放弃将会造成巨大损失),积极配合调查,并多次要求对公司卖出并被公安机关查封的种子进行质量鉴定以弄清造成石头西瓜的种子是否就是“益群一号”,同时要求保护现场以便实地勘察。

吴淝滨现被关押在连云港看守所,自 2011 年 6 月 22 日至 2012 年 12 月 20
日,此案从连云港市检察院下发至灌南县检查院,灌南县法院不收。市检察院又将此案指定至连云区检查院,其间经过多次退查和延期甚至超期,并多次开庭。在庭审期间,检察机关与被告辩护律师经多次举证和争辩,结果均没有足够证据证明被告方有罪,实可当庭宣布被告无罪释放。而且从被告到律师甚至看守所,从法院至检察院甚至公安自己也认为此案疑点很多,被告是冤枉的,是代人受过!然而不知迫于何种压力,在开庭四个月后仍然强行判决。

一.南京林发公司于汝林有重大犯罪嫌疑,有将“益群一号”冒充“早佳8424”的主观故意和客观行为的存在,是销售假种子的始作俑者。

1.连云港市检查院在附条件批捕吴淝滨王义凤{连检侦监批捕第18、19号批准逮捕决定书}上要求:“加大对涉案人员于汝林的侦查力度,查清其相关行为,准确界定其在本案中的身份,于汝林从2010年7月以来,多次从合肥益群公司购买罐装的‘益群一号’进行销售,而到第三次改为以‘早佳8424’的品名对‘益群一号’散子进行包装销售,其主观故意存在重大犯罪嫌疑。”

2.现有证据充分证明于汝林对江苏农户只认“8424”,不认“益群一号”是十分清楚的,而早在2010年10月前就有意将益群公司的“益群一号”冒充“早佳8424”,有主观意识的存在。于汝林明知是“益群一号”散籽而购买,然后出于再销售牟利的目的,故意改变种子的名称,并自己设计、多次印制了“linfa早佳8424”且大大超出所查5000条的包装。有多次使用其从不同地区购买散子上假包装的重大嫌疑,是将“益群一号”冒充“早佳8424”西瓜种子销售之人。其实施了利用此包装袋销售或串种、混种进行牟利的行为,以致造成了如此重大的损失。

3.连云区法院在2012年12月20日下判决书前也下文要求立即抓捕重大犯罪嫌疑于汝林,但不知何因此人却一直逍遥法外……

4.林发公司成立才一年,没有种子经营许可证,违法经营。三个股东中除于汝林外,另二人均在苏垦农友担任重要职务。判决书上提到的多位证人即是南京林发股东,又是苏垦农友的副总和技术员,同时一个重要证人还是于汝林的岳父,其他证人也均是于汝林的朋友或苏垦农友的员工。且就其证言上也可看出很多自相矛盾,不能自圆其说的地方,其证人的可信度不能不引起有关部门的高度重视。说假的例子有很多很多……比如:

1)高守浩和周木银在证言上一致指证王义凤在2010年10月合肥种子会上和于汝林在谈“早佳8424”,王义凤拿出一罐“益群一号”给于汝林看说这就是“早佳8424”。而早在此之前于汝林已多次购买“益群一号”并去益群公司基地察看,其合谋假证岂不昭然若揭?

2 ) 2011 年 3
月份苏垦农场就发现种子有问题了,并且叫南京于汝林和高守浩去了现场,充分说明于汝林早在
3 月份已知道种子有问题了,可为什么于汝林在 4
月底去益群公司退货时还不告知种子有问题,而且还在署名“益群一号”、计量单位为散籽的益群公司退货单上签名,为什么不要求开“早佳
8424 ”的票据?是不能?不敢?还是根本没有这回事?

3)于汝林说“西瓜出现问题后,曾和华忠一起专程到益群公司要说法,王义凤答复安排人去连云港,至今也没派人”,作为一个长期与“种子”打交道在种子方面具有相当专业知识的人(见于汝林
2011 年 6 月 7 日询问笔录,卷 2 , P213 )
而在供种单位出现“严重质量”问题之时且供种单位不闻不问的情况下却不向供种单位所在地农业主管部门或工商管理部门投诉,这正常吗?而华忠为何避而不谈?有问题要投诉是连农民都知道的基本道理啊!

二.苏垦农友没有种子经营许可证,证照不齐,管理混乱,对瓜农造成的重大损失,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1.造成瓜农损失的种子,并不是益群公司直接卖给瓜农的,而是由林发公司将种子冠以“
linfa
”早佳的名称销售给苏垦农友,再由苏垦农友育苗后给瓜农种植。同期育苗的除“
linfa 早佳”,还有天山“早佳 8424 ”、好利得“早佳 8424 ”、绿丰 8424
等多个厂家不同品牌的“早佳 8424
”,而在后期的赔付中,这些厂家的种子也都出现在名单中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